嘉兴在线 - 嘉兴第一新闻门户网站 嘉兴日报、嘉兴广电联合主办 - 河南快赢481几点开始|河南快赢481app
您当前的位置 : 嘉兴在线  >  人文  >  正文
【荐读】满把清曲锦画屛 ——我与昆曲
2019-12-17 15:23:37

河南快赢481几点开始 www.jrfoy.tw

张卫平昆曲旦角扮相


“忙处抛人闲处住。百计思量,没个为欢处。白日消磨肠断句,世间只有情难诉。玉茗堂前朝后暮,红烛迎人,俊得江山助。但是相思莫相负,牡丹亭上三生路?!?br style="text-align: left;">


很多年前,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苏州的园林中,听到昆曲《牡丹亭》,整个身心都为之震颤,在明代静好的戏剧故事中,灵魂好像第一次找到了归属地。那时候的我完全不了解昆曲,只是单纯地坐在园林中欣赏,这种感觉就好像猝不及防地遇上了心仪之人,一见钟情,却又无从相识,只是在一旁默默地打量观赏。


一生中有些喜好好像冥冥中早已注定。早年学绘画,后来喜爱古玩、书法、园林等,都是美好而且经得住反复玩味的事物。这些年酷爱的昆曲表演艺术,也正好符合这一特征?;毓苏庑┠昀次业睦デ?,就好比是和昆曲谈了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恋。


很小的时候,每到暑假我就会去乡下的外婆家,外婆平时最大的消遣就是凌晨起床,摸黑带着我走上一两个小时去临平城里的茶馆店喝茶。点上一杯茶,看上一天戏??吹亩嗍窃骄?,演的是什么我大都忘记了,褪色的记忆中只有翩翻的彩衣,闪烁的头饰给我留下了最初戏曲华美的印象。所以后来我一度钟情昆曲彩唱,在现实生活中不可能经历的场景,体会不到细致的感情,在台上你都可以亲身感受到。


张卫平在昆曲《牡丹亭》中扮杜丽娘


在舞台上你莲步轻移,在春日的园林看画廊金粉半零星,这时你是青春十八的深闺少女杜丽娘。亦或在秋日的午后,御花园中你醉倚沉香亭,看柳添黄,苹减绿,红莲脱瓣,你就是国色倾城的杨玉环。你能这刻尽尝相思,幽怨地唱:“想幽梦谁边,和春光暗流转。迁延,这衷怀哪处言?淹煎,泼残生除问天?!闭鋈艘幌伦颖晃弈蔚男那樗?。也可以手拉君王:“携手向花间,暂把幽怀同散。凉生亭下,风荷映水翩翻?!蹦阗屹?,风月无边。


说我与昆曲之间像是一场长久的爱恋,可人世间真的爱恋却是多变的,虚幻的,有时你终其一生也许也没有遇到真爱之人,爱上了也可能说不出究竟爱他哪一点,就像在红尘中辗转的胡兰成,阅尽百花后这样总结他对最后一位妻子佘爱珍的爱:“枉为我当她是知己,原来,她不了解我,从来亦没有看重过我,她这样的对我无心,焉知倒是与我成了夫妻,恰如说的,有意栽花花不发,无心插柳柳成荫。但是后来我心境平和了,觉得夫妇姻缘只是无心的会意一笑,这原来也非常好?!笨醋哦嗌儆行┳猿笆降奈弈?。而我爱昆曲却是明确的,简单的,因为昆曲像一座取之不竭的艺术宝库。就比如昆曲的化妆,也是一门学问,早期的昆曲妆面都比较清淡,化妆品只用花粉、胭脂、油烟灰三种粉状颜料,现在改用油彩。昆剧对脂粉的使用比较严格,甚至对同一剧本中的同一人物,因不同场次中不同的心情和处境,也要求有不同的处理。


《审音鉴古录》中对《西厢记·伤离》莺莺的装扮,热别注明“不可艳妆”,对《红梨记·亭会》中谢素秋,则要求“欢容艳妆”。昆剧妆容复杂而且步骤很多,从油彩打底、勾高光、补粉定妆、画眼睛、画嘴唇、贴片子、包头发,到最后戴饰品,总计有二三十道之多,如果不是很熟练,化上两三个小时也很正常,所以旧时戏班有“早扮三光,晚扮三慌”的谚语。完成了这一整套精细至极的描绘,配上美轮美奂的妆扮,珠光璀璨的发饰,能瞬间让你判若两人,这也许就是昆曲的魅力之一。



张卫平昆曲旦角扮相


在正式加入曲社的几年中,除了系统地跟着老师学习唱、词、工尺谱、身段外,我平时开车时听昆曲,在家里看昆曲碟片,当票友自己上台演戏,还常常去外地剧院看昆曲演出。昆曲在我的生活中几乎成了主要的爱好,那种热情就好比热恋期的爱侣,一刻都离不了,为此我特地到苏州剧装厂,定了三套戏服和全套的头面,分别是小姐、丫鬟、贵妃,回来又买了三个模特把戏服穿戴好放在家中,朝夕相伴。


张卫平收藏的清代昆曲点翠头饰


古往今来,热爱昆曲的人不独我一个,多少人沉醉其中,靠它来忘却世事烦忧。昆曲像是一场幽梦,每个人的梦境却又各不相同。遥想当年海盐腔的创始人杨梓曾在澉浦建十间楼,贮妻妾,皆善歌舞,化妆胭脂倾入河,水呈赤色,称胭脂河。同时期的张鎡则在园林厅堂举行百数十人的牡丹会,每批用名姬十人,着一色锦衣,执一色牡丹,轮番更换歌舞。他们的梦艳丽旖旎。素来喜静的冯梦祯在鉴古之趣、山水之乐和悦禅之味外也娱情声伎,选伎征歌钟情昆曲,他的昆曲是一场清梦,曲家汤显祖、屠隆、臧懋循、高濂、茅维、沈德符、凌濛初、潘之恒等人都曾在他的厅堂、湖船欣赏其家乐的演唱和切磋戏曲艺术。而有“一门三阁老,六部五尚书”之誉的海宁陈家,在重楼复阁、鸟鸣花落、如入深山的安澜园中,陈元龙蓄养伎乐,上演《扬州梦》传奇。陈邦直则在园中蓄养家乐,幡然定谋,养志林泉,他经常广邀各路名士,酌酒赋诗,效李青莲桃李园之会,他的昆曲之梦延续三十几年。而吴昌时在南湖边请造园名家张南垣建造勺园,园内置昆曲家班。当勺园落成后,钱谦益、吴伟业等名士都曾经来此园游览,勺园也是江南名妓柳如是和钱谦益定情的地方。


主人爱客锦筵开,水闻风吹笑语来。

画鼓队催桃叶伎,玉箫声出柘枝台。

轻靴窄袖娇妆束,脆管繁弦竞追逐。

云鬟子弟按霓裳,雪面参军舞鸜鹆。


这几句诗写的就是当年勺园昆曲之盛。勺园的昆曲之梦绚烂而短暂,而在我改建的园林中,我也希望能与昆曲一起造梦。


春观翠色叠嶂,夏闻曲声凌波,秋赏枫林碑影,冬煮残雪听香。


张卫平昆曲旦角扮相


昆曲博大精深,有些像我最爱的小说《红楼梦》,在不同的年龄段看都会有不同的感悟和体会。这几年我把自己学习昆曲的所得写了一本书,叫《嘉兴昆曲》,写作已经基本完成,一共三十几万字,从戏曲的诞生开始写起,写到秦、宋、元、明、清、民国直到现在,从海盐腔、昆山腔再写到昆曲的现状,写到昆曲发展最艰难的状况时,我也几度落泪。这本书更像是我自己学习昆曲,了解昆曲的笔记。写书的过程也是学习的过程,特别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将嘉兴昆曲逐渐模糊的历史梳理清晰,自己也会有一份欣喜。


张卫平收藏的清代昆曲工尺谱


我与昆曲,从欣赏、爱恋、热恋、到平静,几年下来像是走完了一个圆,看似回到了原始的平静状态,心中却已然行过万水千山。完成此书,心中会有一种释然,好像一个被装满的水瓶日日抱着,现在终于可以放下了,未来的日子里,可以用一种更轻松的态度去面对昆曲,如月在秋水,清澈明净。


来源:读嘉新闻 作者:张卫平 供图:张卫平 编辑:许金艳 责编:沈秀红

购买河南快赢481技巧: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

在这里,读懂嘉兴

相关阅读
分享到: